当前位置:灵异小说吧

前妻可望不可及(主角秦声微林厌述)全文阅读by渡江入月

时间:2022-09-22 22:08:01    作者:渡江入月    来源:QY

小说简介:《前妻可望不可及》(连载中)又名《秦声微林厌述小说》免费小说阅读,主角:秦声微林厌述,作者:渡江入月,前妻可望不可及小说讲述了:不是白雅芝特意安排人拦她,泼了她一身酒,还想找人拍她果照,害她收拾这帮人废了不少时间,她...

前妻可望不可及(主角秦声微林厌述)全文阅读by渡江入月

第4章

“小妹,你回来啦,三哥想死你了,让三哥抱抱……”

“滚开,我来。”

秦声微还没进家门,双胞胎哥哥就已经互相掐着,争取要做第一个抱秦声微进门的人,话唠三哥南无角刚张开手,就被寡言少语的四哥南无徴给拦下。

两人对视一眼,互相看不上,干脆在门口挤成一团打了起来。

“……”

秦声微嘴角微抽,默默无视了两人,跟着管家走进了南家的正厅。

“小声,回来啦。”

一个穿着白色风衣,留着亚麻色头发的男人迎了过来,抬手揉了揉秦声微的脑袋,柔和的面容一笑起来,春风和煦,让人不自觉的放松。

秦声微也笑了笑,喊道,“二哥。”

和林厌述的离婚协议,就是二哥南无觞帮忙拟的。

秦声微对南无觞心存感谢,所以乖乖站着让南无觞撸了一把。

“不公平,小妹,凭什么南无觞能摸你的头,我不可以。”

“对。”

闹完的双胞胎一进来就看到这一幕,顿时又准备找南无觞再闹一次,结果就被一声呵斥给压了下来。

“你们有点哥哥的样子吗?闹够了没有。”

南麟书威严地扫了双胞胎一眼,双胞胎顿时安静如鸡。

下一秒,南麟书就一改严父形象,慈祥又和蔼地望着秦声微,笑得憨态可掬。

这变脸看得双胞胎嘴角微抽。

得,这一家七个孩子就他俩是充话费送的。

“微微回来啦,让爸爸看看,都瘦了,怪让人心疼的,我亲手炖了你最爱吃的酱牛筋,一会儿可要多吃一点。对了,这一次回来就不走了吧?”

秦声微执意呆在林家,所有的遭遇都被写成报告摆在南麟书的书桌上,南麟书每每看着心疼得心尖尖都痛,每次看到秦声微又在林家受了什么委屈,他都恨不得派人直接去拆了林家。

可南麟书不敢违逆秦声微的意思,秦声微被拐卖丢了十几年,好不容易才找回来,南麟书害怕自己多事会惹得秦声微不高兴。

这一忍就忍了三年,没想到这一次秦声微竟然自己想通了,主动回了南家,还动用了南家律师准备了离婚协议,南麟书自然是高兴得很。

秦声微看着南麟书小心翼翼的样子,还有几个哥哥挣着抢着要靠近她的样子,一瞬间就红了眼眶。

眼泪几乎要溢出眼眶,又被她强行忍了回去,她一把扑进南麟书的怀中,如同迷失了家的孩子,终于找到了归途。

她有些恨自己的绝情,她将一颗心挂在林厌述的身上,却忘了她的家人一直在苦苦等她回家。

她尚在襁褓中就被人贩子拐卖,转手了十几次,早就已经找不到家在哪,是南家人一直不放弃,坚持找她,才在三年前把她找到。

秦声微从来都没有怨过南家人,只是三年前她一颗心已经全然挂在了林厌述的身上,根本就看不见其他,她不顾南家人阻拦,毅然决然嫁给了林厌述。

如今带着满身伤痕回来,她才知道永远敞开怀抱等她的人,只有家人。

秦声微看着南麟书已经有些花白的头发,眼泪终于绷不住了,所有假装的坚强通通被敲碎在南麟书温暖的怀中。

这一次,秦声微不想再辜负家人对她的爱了。

爱林厌述已经耗干了她所有的爱情,往后余生,秦声微只想好好爱自己,重拾自己喜欢的事情,好好陪着她的家人,安静平稳的过完这一生。

“我的宝贝受委屈了,爸爸在,谁欺负你,我跟他拼命。”

南麟书没想到闺女会在她怀中哭,捏紧了拳头,苍老的眼中竟染上了几分煞气。

秦声微被南麟书这一副要提刀替她出头的样子逗笑,她破涕为笑,擦干净眼泪,摇了摇头。

“没有,我就是……想家里人了。”

秦声微不愿说,南麟书就假装不知道,他温柔的拍着秦声微的背,像是哄孩子似的。

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,想家就再也不走了。你听爸说,你回来的突然,大哥还有五哥在外头没来得及赶回来,不是故意不回来的,等他们回来,到时候你骂他们,往死里骂……”

南麟书牵着秦声微的手,絮絮叨叨的念着,恨不得把这些年积攒的话,一股脑的都说完。

秦声微笑着听着,久违的温暖将她包围,刚忍下的眼泪,差点又涌出来。

她一直苦苦追在那人身后,妄图得到一丁点的怜惜,却忘了她其实也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宝贝。

“妹妹,欢迎回家。”

忽然,一道怯生生的话,打断了南麟书和秦声微的交谈。

秦声微抬眸望去,就见南无音捧着一盏茶,别别扭扭地摆在她的面前。

这畏畏缩缩的模样和三年前秦声微见到的“南家小公主”截然不同。

当时她是刚被找回来的孤女,而南无音是在南家被娇宠了十几年的小公主,性子乖张又骄傲,如同一只小孔雀。

虽然南无音顶替了秦声微的位置,但秦声微对南无音并没有什么感觉。

毕竟当年被抱错,也怪不到南无音的头上。

不过怎么三年不见,南无音竟成了这副姿态?

南家人她心中有数,即便南无音不是南家的女儿,也不会虐待。

南无音这副模样倒像是在南家受尽了欺辱。

秦声微不由得皱了皱眉。

南无音顿时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,滚烫的茶水被打翻,烫的南无音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可是南无音不去处理伤口,反而对着秦声微连声道歉,“妹妹,我是不是惹你不开心了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秦声微无语,她什么都没做,南无音这副模样,倒像是被她欺负了似的。

茶水是南无音自己打翻的,又不是她泼的,作出这副可怜的模样给谁看?

南麟书的表情肉眼可见冷了下来,虽然顾及南无音的面子没有多说什么,但也不轻不重地警告了一句。

“今天是小七回来的大喜日子,你如果要哭丧着脸的话,就回自己的房间去。”

南无音脸色一白,垂在袖子里的手,忍不住攥紧了几分,被烫伤的疼痛传来,却及不上她此刻心里对秦声微的厌恶。

秦声微一回到家,所有的注意力都被秦声微给带走了,还有人记得她也是这个家的小姐吗?

她的手烫伤了,根本就没有人过问,所有人都只顾着秦声微!

被抱错又不是她的错,秦声微既然已经被拐了那么多年为什么要回来呢,为什么要回来抢她的哥哥还有爸爸!

“对不起,爸,我先上楼了。”

南无音敛去眼底深藏着的嫉妒和怨气,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转身上楼去了。

南麟书没有理会。

可等南无音离开后,还是让人给南无音送了一管药膏。

随后南麟书的注意力又全部放在了秦声微身上,深怕秦声微被南无音这一出给惹恼,一怒之下,又离开南家。

秦声微看出南麟书的担忧,直接揭过刚刚不愉快的那一出,又笑着陪南麟书和几个哥哥聊了一会儿。

直到一夜未眠的困倦袭来,秦声微才露出几分疲态,说要上楼休息一会儿。

南麟书自然无不答应,还想背秦声微上楼,几个哥哥也不甘示弱。

秦声微连忙拒绝,无奈的道,“真的不用了,我有腿。”

秦声微好不容易摆脱爸爸和哥哥们“炙热”地爱,回到楼上,就看到刚才上楼的南无音,一直守在她的房间门口。

“你一定很得意吧,爸和哥哥都围绕着你转。”

南无音咬牙,恶狠狠地瞪着秦声微,眼底的嫉妒不加掩藏。

她也是南家的女儿,可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,爸爸和哥哥从来都没有像对秦声微一样的对待过她!

而自从知道她不是南家的亲生女儿之后,原本就淡薄的亲情,变得更加的冷淡。

秦声微一回来,她在这个家里,就像是空气,而这一切都是秦声微害的!

秦声微一直待在外面,追着林厌述屁股后面跑不好吗?为什么要回来!

秦声微看穿南无音心中所想,不怒反笑,如同玫瑰一般夺目耀眼的小脸,美艳不可方物,大气明艳的样子更衬得南无音像地沟里的老鼠。

“是挺得意的,毕竟我的家人这么疼爱我,难道我不该得意吗?”

秦声微像是想到了什么,顿了顿,露出一副惊讶地模样,反问。

“南无音你是在嫉妒吗?可你阴差阳错享受了南家十多年的大小姐生活,都是从我这偷来的,已经占尽了便宜,你有什么资格嫉妒我呢?”

关键字:

前妻可望不可及小说
灵异小说吧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