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灵异小说吧

喝酒断片的我,半夜走错卧室上了竹马的床精彩章节全文全集精彩试读 续集二

时间:2023-01-18 17:28:29    作者:糊涂神    来源:mp

小说简介:欢迎将喝酒断片的我,半夜走错卧室上了竹马的床小说加入收藏,作者:糊涂神分类:言情 ,宋小颖爽文连载中,血迹。可惜还是迟了一步,赶到观摩室的时候手术已经结束,张璐懊丧得捶胸顿足:早知道今天就算翘班也得守在这儿!宋小颖...

喝酒断片的我,半夜走错卧室上了竹马的床精彩章节全文全集精彩试读 续集二

宋小颖从未想过,她与周齐新阔别一年之久,再次见面自己竟是那般狼狈模样。

那天她跟随救护车去接一个消化道出血的病人,那病人路上又吐了一次血,离得最近的宋小颖自然没能幸免,脖颈上、白大褂上飙到零星鲜血。

回到急诊刚交接完病人,她便被张璐火急火燎地拉到手术观摩室。

“心脏移植手术欸,像我们这种底层小实习生真是撞了大运才有幸一见,关键是主刀医生刚从国外进修回来,据说是男神级别的呐!”

一路上张璐喋喋不休,仿佛错过了就要抱憾终生。

宋小颖对手术充满了好奇,不觉也加快了脚步,只顾得上匆匆擦拭了下脖颈上的血迹。

可惜还是迟了一步,赶到观摩室的时候手术已经结束,张璐懊丧得捶胸顿足:“早知道今天就算翘班也得守在这儿!”

宋小颖抬头看向大屏幕,定格的画面是手术完成之后,主刀医生对着屏幕竖起一根拇指,浅金色的窄框眼镜,镜片后的笑容淡淡的,是一种笃定的自信。

虽然全副武装,可那眉眼怎么就那么熟悉?等等,宋小颖心脏瞬间提到嗓子眼,一把拉住张璐:“你是说主刀医生刚从国外回来?”

“是啊,据说昨天刚到,今天就开始手术了,这个周老师也真够拼的。”

周、周老师?!某个猜测得到证实,这会儿宋小颖的心脏马上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。

周齐新好像说过他回国的时间,可是这段日子她忙着实习,忙着考研,完全将它忘在了脑后。

说话间俩人已经走到电梯口,宋小颖摁了向下键,后面伸出一只修长的手,摁了向上键。

下意识地回头,便撞进那双刚刚还在大屏幕上见过的、她再熟悉不过的眼眸中,那双眸中闪过讶异,很快被眼底微不察的愉悦取代。

“好巧啊,小颖。”周齐新神色如常地跟她打了个招呼。

“是、是啊,好巧。”宋小颖恨不得找个地缝让自己钻进去,头埋得低低的。

周齐新很快注意到她身上的血迹,皱了皱眉:“怎么弄成这样?”

宋小颖抬头,恰见旁边几个人也正诧异地看着她这副狼狈模样,顿觉又羞又窘,磕磕巴巴地解释:“就是刚刚被一个病人的血弄到了,还没来得及收拾就想过来观摩手术……”

宋小颖差点咬到舌头,这话说得,怎么听起来就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他似的!

周齐新颔首微微一笑:“嗯,赶紧去收拾下吧。”

那语气,听起来竟有种说不出的温柔。

电梯向上,周齐新抬步跨了进去,电梯门阖上的瞬间,宋小颖看见他抬手疲倦地揉了揉眉心,眼下青影明显,她的心里涌起一股莫可名状的滋味。

“喂,你看傻啦?”张璐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,一副审问的架势:“看你俩刚才这一来一去的,你跟这个周老师很熟吗?”

宋小颖心里暗道:呵呵,岂止很熟。

“他是我……我远房的一个哥哥。”

那三个在唇齿间滚了滚,即使面对好朋友还是难以启齿,可能,连她自己都觉得说出来像句玩笑。

“啧啧,”张璐摇了摇头,宋小颖突然有些紧张,只听她又道:“你有这层关系,怎么不早说,好让我也沾沾光。”

“哦,就是挺远的远房亲戚。”

远到没有血缘关系的那种“远房”,宋小颖有些内疚地想,她这样也不算欺骗朋友吧?

“那你刚才脸红个啥劲儿?”

“我有吗?”

“你还不承认,脸都红到耳尖,红到脖子根了!”

宋小颖摸了摸自己的脸颊,滚烫。

“……”

2

晚上宋小颖推门进屋,门口搁着一个黑色行李箱,想来周齐新昨天到家,还没来得及收拾。

这段时间她一直住在实习生宿舍,临下班前收到周齐新的信息:回家吗?我会晚点,不要等我。

她盯着“回家”两个字看了许久,心底像是生出无数柔软的触角,于是她拎着行李住回来了。

房子是简单的两居室,带个书房,周齐新工作后把父母留给他的那套房子卖了,在离医院几站路的地段置办了这套房。

宋小颖将行李放置到自己那间卧室,她的这间朝南,采光好,空间也相对大一些,是周齐新原先就安排好的。

回头盯着那个黑色的行李箱犯了难,纠结该不该帮他一起收拾,最后还是决定不管它,任它搁在那,毕竟她和周齐新似乎还没熟到随意翻他东西的地步。

——尽管帮着收拾行李,对未婚妻来说是件理所应当的事情。

“未婚妻”三个字,又让宋小颖心里泛起一丝异样,虽然她并不排斥,有时候甚至想到还会心生喜悦,可能只是还没习惯,不习惯这个称谓,也不适应这个身份。

他们在一年前订了婚,这件事本身充满了荒诞和戏剧性,先前也没有经历正常情侣恋爱的过程。

订婚之后周齐新马不停蹄地去了德国,临走前把房子的钥匙留给宋小颖,方便她实习的时候入住。

半年前宋小颖开始了实习生涯,或许不愿一个人面对空荡的屋子,她只偶尔过来打扫一下,有他生活痕迹的地方,思念会浓烈得肆无忌惮。

现在那个人回来了,宋小颖反而有些紧张,这一年他们时常联系,也不过彼此慰问生活和工作、学业,想到要日日相对,毕竟是不同的。

周齐新到家的时候,宋小颖正坐在餐厅的吧台上吸溜着一碗泡面,两脚悬空轻轻晃荡着。

见周齐新被门口那个行李箱绊了下,她立马从高脚凳上滑下,站直了身子,攥了攥自己的衣服下摆,心底有些惭愧。

周齐新将行李箱推开些,看着桌上的泡面皱了皱眉,宋小颖惭愧更甚,低声说道:“那个……我只煮了自己的份欸……”

穿着浅粉色家居服的女孩,半干的长发披散在肩头,清秀的一张脸,和这屋里的灯光一样柔软,看向他的神色却是拘谨的。

“我吃过了,对不起我没想到你可能还没吃晚饭。”

周齐新说了这么一句,将行李箱推进自己的卧室,关上门,隔绝了里面的动静。

宋小颖又愣了好一会儿神,才想起要吃完泡面。

临睡前房门被叩响,周齐新斜靠在门口,人高腿长,将宋小颖覆在一片阴影中。

他刚洗过澡,松松裹着一件浴袍,短发稍显蓬乱,往下渗着水珠,也许是他此刻放松的神态,原本深邃的眉眼稍显柔和。

以宋小颖的身高,视线所及之处便是浴袍下隐约可见的胸肌。

她的大脑瞬间宕机,孤男寡女,深更半夜,这算怎么回事?这就要履行义务了吗?可是《婚姻法》并没有规定未婚妻某方面的义务吧?

宋小颖深吸了一口气,眼神都不知该往哪放,咽了咽口水,从凌乱的思维中努力组织语言:“这、这不太好吧?”

周齐新似乎低笑了一声,抬手敲了下她的额头,“小颖,你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?”

在想什么?该想的不该想的都已经想了一遍!

不及宋小颖回答,周齐新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个盒子:“刚才收拾行李的时候找到的,送给你,就当实习礼物。”

啊,原来是误会一场。

宋小颖脑袋都要耷拉到胸口,默默接过盒子,正欲关门,可是周齐新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她。

“你不打开看看?”

于是,宋小颖只得硬着头皮拆开精美的蝴蝶结,盒子里面躺着一支精致的签字笔,上面印着一串德文。

后来的宋小颖已然不记得自己有没有道谢,她关上门像只鸵鸟般裹进被窝,想到自己居然存了那样的心思,还被看穿,羞窘到捶胸顿足。

周齐新在门口站了会,身体明明很疲累,心情似乎是前所未有的明朗。

关键字:

喝酒断片的我,半夜走错卧室上了竹马的床小说
灵异小说吧猜你喜欢